本类热点
    推荐阅读
      文章正文
      言语的智慧(教师下水2016江苏作文)
      2019-10-19

      言语的智慧

       

      洪劬颉

       

      你不得不承认,言语是有智慧的。

      言语的智慧不在于你要说什么,而在于你针对具体的对象在具体的情境中针对谁要说些什么,和怎么来说。“有话则长,无话则短”,关注的重点是说话者。既然有说话者,就必然会有听话者。在说话者和听话者这一对关系中,和你有话说,就多说一点,没有话说,就少说一点。道不同,不相与谋也。在这一对关系中,偏重的是说话者这个主体。而“有话则短,无话则长”,偏重的是听话者这个对象,“有话则短”,短在清楚明白,言简意赅,对方领会;“无话则长”,长在没话找话,消磨时间,拉话家常。

      你想要对方听清楚,前提是要自己说清楚;你想要自己说清楚,前提是自己要想清楚。言语的智慧根本上看在于自己的思维度向。想要说清楚,终极价值在于是要对方听清楚。听不清楚,原因有很多,但根本上来看,是自己没有说清楚,或在说的过程中,无视听者的反应,自说自话,而全然不顾及听者已经无法忍受、躁动不听。

      要使听者听清楚,为什么要“短”,为什么要言简意赅?对方已经知道的,你还喋喋不休,势必会引起厌恶感,这种厌恶感即使再忍受,也终有罅隙泄露出的机会;别人已知的我不必再说,说的都是无关紧要的,都是不必要的,而要说必要的就是自己区别于听者的和他人的。如果一味强调重要性,那只需一两句而已;此时需要说的,是与别人不一样的话,这个“不一样”,也许会醍醐灌顶,点醒听者;也许会扰乱思维,迷糊听者。为了不至于对听者造成太大的负影响,蜻蜓点水,点到为止,如是而已。

      说,是一种隐喻;那么说的话,更是一种隐喻。我们的言说,不只是自说自话。我一直把“人云不云,老生不谈”视作自己写作的箴言,也以此来引导我的学生们。人云亦云,不云;老生常谈,不谈。我们的言说,总是要寻找解决问题的最佳路径,寻找我们终极价值之所在。人云亦云,无非是“乡愿”心态,唯唯诺诺,无主见,跟风走;老生常谈,也许是老调重弹,固然有“重”( zhòng)谈的必要,但“重”( zhòng)谈不在多,不在长,而在精,而在明。

      言说智慧的全部奥妙就在于“智慧地表达自己的智慧”,你首先要表达自己的智慧,自己的想法,不是人云亦云的,更不是老生常谈的,其次要有智慧地表达,寻找让听话者挺明白的方式来表达。你在想说话之前,要厘清:不管你认为“说”比“写”重要,还是“写”比“说”重要,重要的是两者背后的思维表达——“想”,因为你“想”什么,决定了你“写”什么,“说”什么,你怎么“想”,决定了你怎么“写”,怎么“说”;你要能针对一个命题、一个现象,能清晰、流畅、有层次、有自己想法地表达3分钟,也要能表达30分钟,比这更重要的是,你要能把3分钟扩展成30分钟,这是想象能力,更要能把30分钟的话压缩成3分钟,这是概括能力,要让自己的言语表达在“长”与“短”之间游刃有余,自由行走;不管你表达什么和怎么表达,最重要的是,要你的读者(听众)愿意听(看),乐意听(看),听了还想听,看了还想看。

      唯有如此,才有智慧地表达,也才能表达自己的智慧。不重复别人,更不能重复自己。人总是要有一点想法的,表达自己的想法,不仅仅只是自己秉性,也是一种对“新”的追求。如果这个世界,缺少了“新”想法,在众语喧哗中,沉默不失为一种被吸引的方式,而在大多数的沉默之中,“我想说点”什么,无疑会如“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照亮那些因沉默而失语的人们。

      一个静默的夜晚

      (小小说)

       

      洪劬颉

       

      客厅昏黄的灯光,让逼仄卧室显得更为幽暗而深长。

      父亲烟头的红点凝滞在半空中。烟,氤氲在他的头顶。

      “怎么能这样,怎么会这样……”父亲,不是一个沉默的人,但此时,他面对我的事情,实在也措手不及,手足无措。

      我坐在父亲的对面,如小学生一般,不知道怎么劝慰父亲,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是沉默抵制言语,还是用言语抵制沉默?

      我就这么坐着,一直坐到感觉我的肌肉如同这黯黑房间里的空气一般。我说:“爸——”

      悬在半空的红点猛地亮了一下,又暗淡下去。烟,已经溢出了房间:“你们不能少抽一点烟?”妈的声音从光亮处传来,恍如隔世一般。

      父亲摸出一支烟,想要点起,却把这支烟递给了我,我赶紧拿过他的火机,给他点上。

      我看到父亲紧紧地盯着我,欲言又止。“爸——”

      他摆摆手:“你说怎么办呢?”

      我除了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还能说些什么呢?便硬生生的把“不知道怎么办”吞进肚子里了。

      遇到问题,最重要的是要提出解决问题的最佳路径。因为我一直信奉爱因斯坦的一句话:“方法总比问题多,当一个问题到了无法可想的时候,就只能承认自己两个字:一是笨,二是懒。”打破沉默的,需要的是声音,需要的是自己的声音,但当我意识到这个问题是无法可想、无计可施、无可奈何、束手无策时,所有的言语都是苍白的,都是多余的,都是无力的。

      年近耄耋的父亲,阅尽人生跌宕也岿然不动的父亲,此时,却如一尊雕像,塑型在烟雾缭绕的暗黑里。

      “他们——”我看到红点再一次迅速闪亮,照亮一片父亲的脸,刚毅而俊朗,曾经沟壑的皱纹也变得平坦和润滑。

      父亲继续沉默。如同宇宙间的沉睡,万物气流静息。

      “朝前走——”父亲接过我的话:“你说‘朝前走,前方是天亮’,我要你牢牢记住这一点。一个人,在黑夜中,哪怕有许多星星,但他终究是在黑夜中;而一个人,在大白天里,即使有再多的乌云(蔽日),但他始终是在白天里。”

      红点在父亲脸前又闪烁了几下,我起身给父亲倒水,瞥了一眼窗外:天,亮了。紫金山上的晨曦,正穿透我家的阳台,“在东方似是晨曦初露,乍回身,已是大地明亮。”

       


       

      不一样

       

      洪劬颉

       

      “你没话说了吧?”京京一脸得意地看着我,喔喔地欢快着。

      “我做了小南的Boss后,首先给他买一衣橱西服……”

      “这个谁都能想得出来,亏你还是语文老师,就想到这个啊?再想!”

      “我做了小南的Boss后,首先要发个微信给金星……”

      “你这是挑衅,挖了金星的墙角,还要去撒盐啊?”

      “那你告诉我,你做了小南的Boss,你会怎么做啊?”

      “不带这样的,是我先问你,而不是你问我的。”

      “我做了小南的Boss后,首先要……”

      我突然意识到,当我们回答孩子的一个问题时,所有的答案几乎都是别人都已经想过的,要能够想到别人想不到的答案来彰显自己“独特的这一个”何其难?

      春节过后,京京迷上了《金星秀》。京京不仅仅自己喜欢看,还要我陪他一起看。我问他为什么喜欢看《金星秀》,自己看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拉着我来看?京京说:你不觉得金星看待问题很犀利,很“毒舌”,很能给社会“正能量”?

      我并不反对京京看《金星秀》,但是在陪京京看的时候,又不免有隐隐的担忧:他原来是喜欢看湖南卫视《新闻大求真》的,春节一过,他的电视频道已经转换到《金星秀》上,而两三年前喜欢的《喜羊羊》与《熊出没》俨然成为惩罚我的工具:“你再……,我就给你看《喜羊羊》。”

      “哈哈,我就喜欢熊大熊二、喜羊羊,你能拿我怎么样?”

      京京看看我,一脸的不屑:“太幼稚了吧?我们班都已经没有人看了——”

      “那你怎么不看《新闻大求真》了啊?”

      “你不觉得他们定位太不准确了吗?都是重复别人的实验,不光重复别人的实验,还在反复地重复自己。总之一句话,一点创新都没有。”

      我有点诧异了,五年级的孩子思维发展这么迅速:“那你说说看,什么是创新呢?”

      “就是看到别人没有看到的东西,这才是发明创造啊。”

      “这个跟你喜欢看《金星秀》什么关系啊?”

      “金星的犀利就是看到了别人没有看到的东西,而且她和小南用很幽默的方式表现出来了啊。”

      “金星和小南的幽默,不就是小南总是说金星不给他换西装吗?每期都穿着同一样的西装啊?这不是在重复自己呢?”

      “观众又不是傻子。他们表面上看是说同一个话题,但每次说的都是不一样的。每次不一样,所以每次才会让大家觉得特别幽默。”

      “那我问你,假如你做了小南的Boss后,你会怎么做?”

      “那就让小南感到跟我搭档,与跟金星搭档完全不一样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