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热点
    推荐阅读
      文章正文
      阿里山情歌、神木及《阿里山纪行》
      2019-10-19

      阿里山情歌、天长地久、神木及《阿里山纪行》

      我们这一代人大概都会唱一首歌:“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啊,阿里山的少年壮如山。”未到阿里山,阿月就以沙哑却很抒情的声音唱出让我留恋青年的歌曲。阿月的歌声柔情似水,让我们大白天听出小夜曲的味道,这与她说话的特点判若两人。

      去阿里山的路上,槟郎树、棕榈树在热烈的阳光下展示着亚热带风格鲜明的绿色,导游热闹的语言让阿里山风景和风土人情、故事时隐时现。不算流畅的一段时间之后,阿里山的情人桥便真实地悬挂在墨绿的两山之间了。

      “白云飘飘小船摇又摇,没到家门嘛先到情人桥。”这是《绣荷包》的歌词,其实“情人桥”许多景点都有,她就像这首歌一样闻名。

      阿里山的情人桥有一个忠贞的名字“天长地久”,这就有了阿里山的个性。桥被对峙的两座山牵引,桥下淙淙的清泉被山涧的空荡修饰得更加响亮,清脆如蝉鸣。山上蓊蓊郁郁,蝉鸣青叶,而我又以为是清泉声。两种声音融合,以至分不清哪里是泉声,哪里是蝉鸣。

      阿里山更神秘的东西不在我们眼前,也不在我们脚下,那些古风的森林小火车、传奇的姊妹潭以及神奇的红桧只在吴功正的《阿里山纪行》里,他们不属于今天的这一群人。

      吴功正说“不到神木,又何以能说到了阿里山”。“神木”是可以说一说的,不过,它偏离了这次阿里山的行程。

      参访团停留在预定的购物点,大家都围观光洁、芳香的台湾桧木“小苹果”摆件等物品的时候,我却驻足于一幅“神木”的介绍图前。图文介绍,“神木”从日本统治台湾时被发现到今天经历了上百年,终因一次雷击而没有了生命迹象。尽管工作人员在其枝杈间播下种子,企图用新的绿色掩盖其死去的真相,但最终没能如愿。

      我不禁慨叹自然和时间的无情。命运一旦定论,任何挽救都显得苍白无力。《阿里山纪行》的文字好像不是这样的悲悯,只赞叹其精神和灵魂,但如此虚妄的赞叹并不能阻碍生命的訇然坍塌。

      离开阿里山的时候,尽管带走了许多欢乐场景,但隐在山里的小火车与神木却又如神光浅浅的招引着我。此行匆匆,我是不能迎上去探求密林的神奇、体验命运的无奈了,唯有《阿里山纪行》等着我作别一番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