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热点
    推荐阅读
      文章正文
      倘若他不曾来过——读《长恨歌》
      2019-10-19

      倘若他不曾来过

                                              ——读《长恨歌》中王琦瑶与程先生

      江苏省姜堰中学高二(18)班  夏子杰  指导老师:潘双林

       

      时间淘尽年华。当她年轻稚嫩的脸渐渐雕刻上成熟雕刻上苍老最终雕刻成历史,当她出现消失出现消失又出现在他的生命中,终于他们还剩下什么?

      风尘吹散青春。当他为她在相机前留下第一张相片为她竞选上海小姐尽心尽力,当他在寻不到她时肆无忌惮想念她在她失魂落魄时不畏谗言照顾她,是不是注定了他们之间纠葛一生的情?

      王琦瑶,典型的上海弄堂里走出的女儿,带着潮湿的梅雨季风的气息,追逐潮流,讲究情调,历尽风尘,平易近人,心比天高。

      程先生,有学识,爱摄影,思想比较开明。一生本应风平浪静,却因王琦瑶的出现起了波澜。他对王琦瑶的爱是倾其所有,不求回报。

      起初时,王琦瑶明白,程先生的一颗心全在自己身上。她高高在上,带着些许骄傲,为蒋丽莉和程先生牵线,于是她不承诺。“不承诺是一根细钢丝,她是走钢丝的人,技巧是第一,沉着冷静也是第一。”退到最后,还有个程先生。她心安理得地这样想。

      命运的齿轮转动,到最后,真的只剩下程先生。在程先生帮助下成为上海小姐后,她成为别人的妾,李主任飞机失事后,又流落到平安里,生下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成为最卑微的风尘人物。身边的人太虚假,只有程先生无怨无悔诚心诚意照顾王琦瑶和她的孩子。

      哀叹二人无奈的命运,也许都是天注定吧。我试想,如果痴心的程先师不曾出现在心高的王琦瑶的生命里,那么他们的结局又会怎样?

      那么也许,王琦瑶拍电影不成后,依旧会是一个梨花带雨的平凡女儿,安心上学,追随时尚,躲藏在处在背阴承载着心事的闺阁里。到了嫁人的年纪给个好人家,在感性而挤挨的上海弄堂里,在如云似雾虚张声势的流言里,在领悟了真谛飞翔于天空的鸽群下了了度过此生。不会有如今的在风尘中辗转历尽沧桑,但也只是容颜姣好劳劳碌碌的俗世女子;不会有如今的众星捧月辉煌灿烂的青春年华,但也没有撕心裂肺悲凉落寞的中年老年。或者也许,没有这个程先生,还会有另一个程先生捧起王琦瑶高傲的心。到底哪个结局,于她更合适?

      那么也许,程先生不会在简陋的摄影棚里为青涩的王琦瑶留下第一张照片,也不会在自己心里空下那么空旷的一片土地。他也许这一生都不会找到自己梦想中的那个形象,年华渐逝,怎样等都等不到那个人后,选择娶一个平凡女子,放下心爱的相机,安心上班,为琐事和妻子争吵,庸庸碌碌荒芜一生。不会有爱她却得不到她的心痛难过,但也只是上班养家的俗世生活;不会有能够看见关心照顾自己梦中人的机遇,也不会不堪于社会不堪于自己而 选择跳楼自杀。或者也许,没有这个王琦瑶,还会有另一个王琦瑶成为程先生的梦中人。到底哪个结局,于他更合适?

      “如花美眷,似水流连”,让一切都成为没有谜底的谜。只知道程先生为王琦瑶做的那一件旗袍,抖落的不单是繁华似锦,还有的是抑制不住的落寞和惆怅,只知道属于他们两个人的那场戏都是曲终人要散的,幕台上的冷清无人眷恋。相遇或擦肩,不过是述说着无法挽回的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