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热点
    推荐阅读
      文章正文
      古都之殇 ——读《古都》
      2019-10-24

      古都之殇

                               ——读《古都》有感

      江苏省姜堰中学高二(18)班  夏子杰  指导老师:潘双林

       

      紫花地丁纷纷扬扬孤独而惆怅,北山红杉伫立于天地莽莽苍苍,八重樱如雪落在红格子门前,木屐声声叩响在古朴街道上。

      她,多愁善感、温柔纯良;她,坚强能干、天真纯朴;他,坚守传统,执着艺术。

      两个本毫不相干的人,因为偶然,便注定了一生互相守护的亲情;两个本毫不相干的人,因为偶然,便注定了一生互相守望的亲情。

      读罢《古都》,内心千头万绪无可言说,只觉丝丝缕缕惆怅溢满心房。莫怪我词汇太过贫乏,确只有一个字在一片迷蒙中浮现,愈来愈清晰,那是“美”。

      我沉醉于书中描绘的意境美。日本民族细腻的文化造就了它哀伤却不荒凉的景象,那些蕴含古典气息的事物在作者细腻的笔触下美丽到让人觉得不真实。那座古色古香的小城,街道两旁是有着红格子门的店铺。吉太郎家的绸缎铺里顾客稀少,昏暗中可以看见身着素衣、面容姣好的花季女儿千重子帮忙持家的身影。那片幽深僻静的杉树林,有着坐落于山脚稀稀落落的人家,山林深处人烟稀少,鸟儿啁啾,苗子在这里做着辛苦的劳工工作,她有着健康、结实的身体和心灵。那次热闹繁华的祉园节,人们盛装出行,年轻艺妓和舞女花枝招展,童男童女扮相可爱,游行节目纷繁而夺目,世界都沉浸在节日的欢乐中,除了那两张像极了的面孔。那个最后的大雪黎明,苗子身披她的姐姐送给她的外衣,消失在昏暗的晨光、飘飞的雪花中,千重子将头探出窗外,目送苗子渐行渐远。

      我感动于书中塑造的人物美。千重子,绸缎铺老板吉太郎的养女,她温柔和顺,敏感而又懂得感恩。千重子觉得自己给养父母增加了负担,还使得妹妹苗子流落山中做苦力。作为“弃儿”的失落感和悲情时时袭上她的心头,同时她也一直处于深深的自责中。因而她懂得感恩和回报,用心呵护着自己手心里那一片幸运:养父母的疼爱、孪生妹妹的爱护、真一和秀男的爱意。苗子,千重子失散的妹妹,她能干、结实、坚强,她比千重子要多几分阳刚之气和自立意识。她看重人格,在千重子的反复请求和秀男的一再解释后,她才接受了那条织有北山杉的腰带。她爱极了她在这世上唯一的至亲。山中遇雨时,她用自己的身躯庇护千重子,自己却被淋得湿透。但她绝不愿意闯入姐姐的生活,宁愿自己清贫、劳苦,也要把幸福和安宁留给千重子。 吉太郎,绸缎铺的老板,他一生都执着于追求古典美,但从未成功过。他不迎合时尚,那孤僻的“名士气质”从来得不到别人的理解。他给女儿设计的腰带图案饱含父爱却流露一种病态美。他如同灶膛中的余热,微弱而无力。

      我叹惋于书中的内涵美。千重子和苗子,分离又重逢,可他们面对现实,又不得不走回各自的命运轨迹,千重子依旧在绸缎铺里做好吉太郎夫妇的好女儿,等候嫁个好人家,苗子回到深山中做回她的劳工,但彼此都因有了对方而有了份安慰和牵挂。他们就如同门前的那两株紫花地丁,咫尺天涯。吉太郎执着追求自己的梦想,追随自己的心灵,但他的苦心孤诣只能任无情的现代生活潮流淹没。最终,他看到附近大街上的住家已变成饭店和旅馆,想到这幽静、古雅的京都风光不久就要被喧闹的工业区所取代,流露出无可奈何的末路之叹和不可挽回的惋惜之痛,不由让人发出阵阵感伤。

      川端康成用他丰富深刻的情感、高超深厚的技巧使得《古都》处处充溢着美。这美,哀而不伤,在人心中划过淡淡惆怅,使人回味悠长,悠长。